慕容雨

散文

“喜雨,不用遮住了……”
“阿影公子”
“我睡了多久?”
“半个时辰”
“那想来早膳已结束了吧,在休息会儿就回去好了”
“阿影公子,您这样不怕王爷怪罪吗?”
“哦”怕个毛线,谁管那个混蛋,还是快点起来吧,这样想着,便开始行动起来。喜雨注意到自家公子的动作便也扶着他起来。
“谢谢,喜雨。有你在果然不错啊”
“公子,伤好后第一件事想干嘛呢?”喜雨看着单手支着头的王影问。
“大概是……好好活着”是啊,不明不白的死去,连最好的风景都没看,还留妈妈一个人该怎么办。
“啊!”
“怎么了?很惊讶吗?”王影头也不回的笑着,看着湖里的鱼儿欢快的游着,微风吹过真的好舒服啊。果然资本家就是会享受。
“那……那阿影……阿影公子不去早膳,怎么和王爷交代啊?”救命啊,为什么王爷和公子们会在后面盯着我们,阿影公子对不起,救不了你,相信王爷应该很仁慈,不会虎毒食子的。
“喜雨,你怎么还结巴了?看你一副想知道的样子我就告诉你吧”王影停顿几秒后又说:“他是王爷,王府的一切都是他的,但是我不是,而且我不想做的事,不想说的话就算是皇帝来了我也依旧这样。
“是因为什么来着啊……”好想哭但不能哭,公子拜托你返个头看一下后面啊。
“单纯就是我不爽,那个混蛋刚好惹到我而已”哪个父亲会这么做玩我呢,我也是会生气的。
“是……是吗”喜雨的声音也随着王影的回答渐渐染上了哭腔。
“生病了吗?”王影回头一看,除了发现喜雨那一脸完蛋的表情还有黑的和煤有的一比王爷和一堆看戏的兄弟。
“呵呵呵……”都怪喜雨不提醒我,这下怎么办?
“看来胆子是真的大了”南宫痕黑着脸笑了笑。
“对不起啊,王爷,我不是故意的”求王爷放过的几率有多大……刚刚那些话简直就是变相作死。
“?”南宫痕表情变得更加阴狠起来,这是从王影的角度上来看,确实黑了不少。
“王……王爷,影公子,因身上的伤口所以……”喜雨还是为已经怂到当金鱼的王影说了话。
“我们南宫府的家务事还要你来插嘴吗?”南宫痕又说:“杖责30,扣一月禄。”
“王……王爷饶命啊”
“呐,南宫痕,你罚她经过我的同意了吗?”王影直盯盯地看着那个混蛋父亲,没有半点柔和。
“看来死一次里外都变得有胆子了啊”南宫痕带着点玩味看着自己最小的孩子,像打量猎物一样。
“喜雨,没事的”我会保护好你的,不惜一切代价,看着一动不动跪在地上的女孩。又抬头直视着南宫痕打量的眼神说:“什么条件,放过她。”
果然很有趣,对了,似是想到什么一样,南宫痕眼中闪过一抹精光。
不知为何,后背莫名一寒,但愿不要是太坏的条件。
“那从伤好为止搬去我的院子里,可以不用每天来请安,但是要叫我父王懂吗,乖儿子。”南宫痕看着一脸崩溃的儿子,感觉顿时不快都少了不少。
“好啊,父王”王影笑容满面的对南宫痕说。
还真是父子俩,阿影公子这咬牙切齿的模样,像极了刚刚一脸不快的王爷。
“荣总管,把七公子的东西搬到我的院子里去”一直站在旁边的年轻人微微阖首便退了下去。
荣总管,全名荣浩,是南宫痕最信任的人之一,他为南宫痕不知办妥了多少大事,听说是南宫痕身边的暗卫来着。王影看着离开的人影,不知道以后会怎么样哦。





散文

“对不起……”
“潋……”
本应安睡的少年却被突然的梦境折磨,然而少年却不想醒来。宁愿沉溺与梦境被亡灵折磨,也不想从梦境中醒来,面对这空洞寂静的黑夜。
随着噩梦的尾声,太阳的光辉也渐渐洒向万物。少年睁开了双眼,富丽堂皇的房间内空无一人。为什么,为什么,总是丢下我,娘亲也是,潋也是。嘴角的弧度随着心思越拉越大,可是眼里却只有戚戚的悲伤。
“呵,是不是我死去,父亲才会正眼看我一眼,是不是死去,就可以与潋和娘亲幸福的生活在一起呢。”拿着早已准备好的匕首,眼里闪过的决绝和悲伤,到最后都化成了对之后的想念。
‘哐啷’匕首狠狠地从身体里抽出,血液染湿了锦被,而自杀的少年无力的歪倒在床上,匕首也随着惯性掉在地上。
“娘亲,潋……”等等我,话未说完他遍昏死过去,静静地,还能听见窗外虫鸣声。
───────
“阿影,妈妈来看你了”病房里静悄悄的,躺在病床上的男孩仿佛没听见一样,枕着阳光沉睡着。
而那为母亲看着没什么反应的孩子,立刻跑到病床前探了探鼻息,发现床上的孩子早已没了呼吸。母亲眼泪立刻就流了下来,赶忙按了床头得报警器,而护士站听到报警器的护士赶紧跑过来,看着床上安稳休息的孩子以及泪流满面的母亲,立刻反应过来,赶忙联系了医生,并在一旁安慰那位母亲。
“怎么了”
“杨医生,病人今早发现没有知觉了”护士回答道。
“杨医生,阿影不会死对不对,昨天我还答应他出院了要陪他去植物园的,阿影他最重承诺了,他不会违约的,对不对”那位母亲一副伤心欲绝的模样,也让杨医生一痛。
“我已经联系了同事,请放心。”转头对护士又说“小徐,叫另一位值班同事过来,把这位患者推进紧急治疗室”便开始联系别人。
三个小时───
“非常抱歉,王女士,您的孩子已经……”杨医生也有点哽住,因为那样活泼可爱,又如此体谅别人的孩子,还真是人生无常啊。话说,昨天去检查时,好像他还给了她一颗糖,笑得如此粲然,杨医生把手伸进口袋,发现那颗糖还在口袋里安然的躺着,大概是昨天太忙,忘记吃了吧。
“怎么会……阿影不会死的……他说过不会抛弃妈妈,要和妈妈一辈子的……”眼泪再也止不住地从眼睛里肆虐而出,那位母亲身体一晃直接摔坐在地上,一直喃喃着:阿影,不会死的。完全没有了刚刚来时的坚强和优雅。
────
“妈妈……”床上的少年突然喃喃出声,费力地睁开双眼,看到的景象却不是病房的白色天花板。
“喲,醒来了啊,看来自尽没成功啊”以为长相可爱的少年说。
“……”听到声音,王影转头,看着声音的来源,还有一室的嘲笑与讽刺,让王影稍稍皱了皱眉。
“五弟……”另一位看着冷酷的少年出声,无感情的眸子看了他一眼。
“胆子最近是大了”一位身着华服的男人看着他,一脸不耐的说。
“……”王影本来想起身,却牵动了伤口。疼得他倒抽一口凉气,摸到身上包裹的布条,这伤口有多深啊,好疼。
“哎呀,我们家六弟是哑巴了,见到父亲都不会交了吗?”微微笑着,眼里闪着精光,盯着床上的人。
“……父亲?”王影想起来伤了妈妈心的男人,皱了皱眉,又说“我才没有那种玩意,那种人,那种人……”弄的妈妈每天借酒消愁,黯然神伤。
“还有,你们是谁?新的骗术吗?快放我走,不然我妈妈会着急的。”王影说。
“呀勒呀勒,怎么受一次伤连我们都忘记了吗?”嗤笑一声,复又说“这位是你的父亲,南宫痕,可是华朝的大将军”那位一脸嗤笑的男人指了指那一身华服,容貌华美,一脸淡然的男人说。
“我是你的二哥,南宫寒。其他几位从左边数分别是澈,擎,轩,还有你影,都是父亲的最小的孩子”王影凭着介绍,依次看过去,复又看了看哪那位一脸淡然的大将军,果然很强大,生出来的孩子无一不是容貌端正,如梅竹一般。
“当然,你的大哥和三哥有事,所以不能来看你,以后你就捡的到了。”南宫寒说
“……”唉,还是先养好伤,其他的等以后再说吧。妈妈,一定要等等我,我一定会从这个莫名其妙的朝代回去的。
躺下,闭上眼睛,睡觉。完全不管还在他房间杵着的人。
─────
梦里
这是……这个人的回忆吗?还真是没有什么好回忆啊。一出生母亲难产而死,被父亲忽视,被兄弟欺负,甚至连下人都在盘剥自己。
而压死骆驼最后的一根草便是,自己朝夕相处的玩伴──苏潋,也因为自己父亲的原因,而被受到牵连,竟被杖责至死。所以他才想死去的吧。
放心吧,南宫影,从今天开始我来保护你的身体,直到我找到回去的方法为止。
但是,也从正主的记忆里了解到了这个王朝。华朝,貢元三年,天下太平,皇帝南宫祭是大将军也就是这个身体的父亲的弟弟,因各种原因,本应继位的皇子们莫名横死,只剩下了现在的将军和皇帝。但是将军南宫痕却对皇位没兴趣遂让给了弟弟南宫祭。
还能是什么原因,肯定是那个大将军和他弟联手把所有有继位权的全部坑杀了咯。陪妈妈看了十年宫斗剧的经验告诉自己。
─────
“影公子,影公子”
“怎么?”堪堪转醒的王影看着自己床前突然多了一位可爱的姑娘,看这衣着应该是侍婢。因为自己昨天也看见一样衣着恭敬的站在一旁的绿衣姑娘们。
“公子,王爷请您去用膳”绿衣姑娘说。
“你叫什么名字?”
“奴婢名为喜雨”旁边的绿衣姑娘回答道。
“你好,我叫南宫影,没人的时候就别叫我影公子,唤我阿影便好”听着好像吸毒品的瘾君子一样。
“可……”
“没什么可的,公子的话要听,这不是做奴婢的本分吗”南宫影说。
“啊,王爷要影公子……”喜雨看见床上自己要服侍的人突然眼神一冷看着自己忙转换话头“阿影……公子去用膳的。”
“这里离用膳的地方多远?大概要走多久?”看着喜雨一脸为难的样子王影有点不解。
“阿影公子身上不是还有伤未愈,王爷也不派步撵过来接您,要您一人走过去洗衣。”
“那也没事啊,多走走有益身心”
“可是王爷的院子在最东边,就算没伤的也要走一个半时辰”
“为什么……”走三个小时,走过去都吃中饭了吧。
“因为王爷很喜欢别具一格的东西 ,所以在府内建了很多精巧的楼阁”喜雨答道。
“那也没事”王影正欲起身,喜雨立刻反应过来,扶着他起来,经喜雨帮忙好不容易捯饬好了。
“这时候也不早了,在不启程的话怕是赶不上了。”喜雨有点担忧地说。
“呵”那混蛋哪是想让我去用膳,根本就是想看笑话。“喜雨,去厨房煮两碗面过来”大不了我吃完再去,那个恶趣味混蛋。
“是,阿影公子”本想提醒公子早点去,但是现在看来,去不了了,希望不要惹到王爷,免得以后的日子更难过。
不多时,两碗面已经端了上来,里面还别出心裁的放了点蔬菜和鸡蛋。
“喜雨,看来你厨艺也不错啊。”王影尝了一口味道不错,好吃,看着喜雨一脸恭敬的站在一旁,皱了皱眉:“喜雨,第二个命令,以后我一个人吃饭你要陪我一起吃。”
“阿影公子……”
“怎么?”
“我……”
“快来快来,面都要糊了”
“是,奴婢听命”
────
“好了,走吧”经由喜雨搀扶,一步一步慢悠悠地向着那顿早膳走了过去。
因为身体的不可抗力导致本来三个小时的路程走一半硬是花了两个小时。还有一部分是自己本身很喜欢看美景,所以花了很长的时间,虽然也有故意的成分在里面。
“阿影公子”
“怎么了?”王影一脸纯真的看着喜雨,不染杂治的眼睛直直地盯着喜雨。
“只能看一会儿哦”喜雨有点挫败,她听别的姐妹们说,这个七公子不受王爷待见,甚至被人欺负都没人管,像野草一样。可是这好像和从姐妹们那里听来的不一样啊,还是第一次有官家公子不摆架子,还请她吃面的人。
“喜雨,那里有一个亭子,去哪里看看好不好”王影摇了摇喜雨的手带着点撒娇意味。
“……阿影公子”喜雨看着他祈求的眼神,心里叹息一阵:“那就看一会儿哦。”
扶着自家公子,走到了这个凉亭里,看着自家公子一脸开心的样子,王爷应该不会那么狠吧……毕竟虎毒还不食子呢。
“真舒服”自从自己住院以来一直没机会看,现在一定要看个饱,至于那个早膳,摆明了不想我去吃,管他去死。
“阿影公子很讨厌王爷吗?”喜雨有点疑惑,姐妹们说七公子很希望父亲关心来着的啊。
“我不是说过,不要叫公子吗”
“奴婢不敢”
“算了,先给你一段时间习惯吧”
“阿影公子……”
“大概是这个父亲只是个恶趣味的混蛋吧”哪一个父亲会让重伤的儿子跑那么远去吃一顿饭,简直就是混蛋到令人发指。
“额……”
“还有,他昨天什么意思,什么叫胆子大了?”
“阿影公子”没想到公子是在怨王爷没关心他啊,喜雨这样想着,不知觉笑出了声。
“喜雨,你在笑什么?”
“感觉公子很可爱呢”
“我才不可爱,再说可爱也不是用来夸赞男子的吧”
“呐,公子是怨王爷杀死了苏潋吗?”接着喜雨又问。
“呵”王影便什么也不言,直直的看着池中的鱼,换了个姿势,躺在凉亭的石椅上,闭上双眼。
“阿影……”喜雨喃喃道
“怎么了?”王影睁开眼睛看着一脸为难别扭的表情,不禁笑了笑。
“对不起,我不该提起公子的伤心事”
“没事,只是我有点累了”
“那枕着奴婢的腿会舒服点”
为了不让强光刺眼睛,喜雨用手蒙住王影的眼睛,让他睡得更安稳。
正在休憩中的王影,完全不知道危险来临。




三栖×周《表白》

ooc一大堆

自己喜欢的cp永远写不好系列


“三栖桑,你说……”我可以向以前那样,和你一起,像以前……,但这一句周始终没有问出口。

“周,怎么了,有什么事吗?”看着欲言又止的周,却也没有询问,因为就算询问了,也不一定会说吧。说不定,也会给他造成什么压力,明明伤痕还没痊愈。

“没事,对不起,给你添麻烦了。”周随便找了一句来搪塞三栖,但也却是真心真意。

“……”三栖笑了笑却什么也没说,只是静静地看着周,眼神认真而又温柔,然而周却没看到,因为此时的周正看着窗外那通过窗帘缝隙漏进来的阳光。

记得那一天的阳光出人意料的非常温暖,而一直在休养的周也提出想去外面走走。三栖欣然同意了,因为想起医生说过病人应该去多去外面看看,便和他一起出门了。

周看着陪同的三栖,在他身边总有一种归属感,而且阳光照在身上竟然也不讨厌,明明一直潜行于黑暗中。但是,如果自己不在黑暗中恐怕也无法遇见三栖吧。还真是生病了,什么感叹都来了,周暗自嘲笑自己这种多愁善感。

突然被一对母子吸引了周的注意,记得曾几何时自己好像也有过这种温情。

“康介,没事吧。”

“妈妈,好疼……”小男孩眼泪吧嗒地看着妈妈

“所以叫你别跑那么快啊,你看受伤了吧”虽然嗔怪,但大多数还是带着担心的。

“对不起,妈妈”小男孩看着妈妈的表情低下头。

“好了,没事了。回家后处理一下就好了,今天奖励,去以前的地方吃冰淇淋吧,好吗?”那位妈妈从包里找到了创可贴,贴在了伤口上,神情认真的仿佛在做什么精细的工作一样。

“嗯”小男孩开心地牵着妈妈的手蹦蹦跳跳的往前走着,还挂着眼泪的笑脸在阳光下发着光。

如果自己只是个普通人就好了,不用报仇,不用背负……

但,世上没有如果……

“周”

“怎么?”

“没什么……”三栖还是没有问出口,明明只是简单的几个音节,在周面前,却不知如何开口。

树影斑驳下的双影,以及滋生的情愫,如此和谐却又如此的极端。

“今晚想吃点什么?”三栖问一直走在自己前方的周。

“你决定就好了……”迎着阳光,周转头对三栖笑了笑。阳光下,那笑颜如剔透的水晶一样闪耀着光华,令三栖愣在原地一直没有反应过来。原来,抛去所有的痛苦,也能笑得如此美丽,如此纯粹,周……

“三栖?”周看着一直愣在原地的三栖,担心他是不是有什么事,便返回到他的身边,等他反应过来。

“没什么,只是在想,周原来是个小孩啊……”看着突然接近的周,三栖有点当机,但是又立刻恢复过来,转而调戏他起来。

“什么?”周有点没反应过来。

“回家吧,高野在等着我们。我叫他来送饭了”三栖说着便拉上那个孩子的手向回家的路上走着。

“……”任凭三栖拉着,希望这属于两人的世界可以再长一点,不要到尽头。


――――

“我饿了,三栖”周躺在沙发上说。

“知道了,周小少爷”三栖认命的起来给那个小少爷弄吃的,让高野知道可能会惊讶如此的自己,连他自己都很惊讶,对周竟然这么有耐心……

看着三栖走进厨房,原本玩世不恭的表情,也开始变得正经起来,周在心里细数了一些过往,好的和坏的,难以忘记的和被掩埋的,一系列的记忆里都有三栖蝶舞存在。与他而言三栖便是他的白月光,或许他的哥哥容易识破他的谎言,而他却不同,连他自己都不知何时开始依赖,依赖他的温柔。

还有三天,这是他给自己的期限,三天后他便会离开这个房间,离开三栖。

时间飞快,离期限之日还有一天,这一天也一如往常,两人相处,时不时高野还冒出来管一下闲事,温暖自然,像温水一样,暖而不烫,凉而不硬。

“周,我有任务要出门,大概三天后会回来。”三栖对躺在床上醒了依旧没动的周说。

“哦,那么任务小心。”周淡淡的说了一句,便不再做声,还有大概我们见不到了吧。

三天后,

三栖回来了,打开门,只有一潭的死寂,周离开了,无声无息没有离别。

看着周留下的纸条以及纸条上的留言,让三栖心里不知为何,有种异样感,深呼吸好几次才平复下来。

可他并没有去寻找,因为他如果想走那他便不会强留他在身边,时间慢慢流逝,生活也依旧如此无聊,却也还过的下去。

时间拨回周离开那一天,他什么也没拿走,只是深深的看着这个房间的一切,因为里面的所有一切都有他和三栖的影子。此时,周的眼神温柔而细腻,如同欣赏一副绝世的画作一般。最后的最后,停留了多久来着,只知道,当自己回神,脚已经酸麻了,周塞上耳机听着,耳机里传来的音乐到时和自己有点相似却也不完全罢了。

转身,关闭那美好的一切,同时哼唱起那首音乐起来:

     

银色きらめく街    

雨が雪に変わった  

梦色 眩しい未来みた  

あの日のクリスマス     

あなたを见て笑った 

圣なる夜に  

涙があふえるね    

永远に尽きぬように なぜ    

今雪が舞い散る

この空の远い向こうには   

新しい谁かが待つ  

消せぬ思いを抱きながら 

あのころ笑いあった  

なにも怖くなかった  

あなたの优しさを伤つけた   

あの日のクリスマス  

梦と希望をさがして  

さまようだけ   

见上げたそら 高すぎて    

つかめないよ この思い なぜ    

今雪が舞い散る  

あのころの迷わず気持ちは  

新しい 明日へ続く  

二度と戻らないStory

歩き出せば戸惑いけど

けれど あの雪の花びらは .

またいつか めぐり合って  

 心确かめるだろう

如歌词最后所说,三栖桑,如果下次相遇的话,那时的我,或许可以告诉你我的心意,不再对你有任何的隐藏。

时间拨回现在,

三栖看着曾经一起住过的房子,嘴角的弧度渐渐的有点上扬。

周,我们会再次相遇,那时我一定告诉你我的心意,因为你对我来说是必要的存在。










一个脑残洞

三栖:如果可以的话,希望再一次和你相遇。

周:我想倾尽全力,只为了救你,还有那一句没说出口的喜欢也告诉你。

最后的最后,饿了……

改变

以周身以外为祭奠  ,                                                                            行走在黑暗里的康庄大道,                                                             直至一天他言:“如此,便好,妙哉。”

三栖×周

周从那次医院复查之后就再也没有去过医院了,因为他讨厌那里,和母亲一样的地方。医生判定他不用再来医院的时候,他看到三栖松了口气并且嘴角溢着微微的笑,像是黑暗中的光吧,他如此想着,自己也不自觉的微笑着。从医院出来时,夜已深了,和三栖静静的走着一路无言,但很安心,是因为这夜晚月光,还是因为身边是他呢。                                          三栖看着他从医院出来安静的样子,终于,终于,回来了,回到了我的身边。                                  (纯属臆想,别打我)

可说

梦昔,
水流千山,
只剩百般柔情共话。

沙化

一点一点,
留下时间的尘埃,
转瞬即逝

念着,
所思一切,
终烟消云散。

绝望

这世界最大的绝望莫过于,
我在你的身旁,
你的眼底却再也没有波澜。